登陆

画家蒋才:艺术流动在父辈的血液,变为我此生最大的寻求

admin 2019-09-27 16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画家蒋才的艺术人生回忆:

我从小喜爱画画,也许是受父亲的影响。父亲是美术教师,但他并不鼓舞我学画。在他们那个时代,画画是没什么出路的,唯有读书才干走出大山。受爷爷的影响,成果优异的爸爸没有完成大学梦,在村庄当了几十年的村庄教师。我也天经地义地在村庄上小学,课余时间,经常到校园后的山上玩,山后有一条嘉陵江的支流——宝马河。四川的冬季雾气特别大,在山水之间,经常看到飘渺的云雾旋绕,其间的树别有一番风韵。那时没有什么艺术思维,仅仅觉得很美,仅仅单纯的喜爱,喜爱那种画家蒋才:艺术流动在父辈的血液,变为我此生最大的寻求薄薄的云雾,喜爱那种像慈母的手画家蒋才:艺术流动在父辈的血液,变为我此生最大的寻求抚摸孩子相同的温润的感觉。潺潺的流水和影子增添了真山真水的意趣。想留住它,就记于心。回家看爸爸一气呵成的图像,兴奋地叫他教我。但总是相同的成果:“欠好好读书,画什么画?这又找不到饭吃。”我心照不宣,但骨子里没有忘却留在心中的回忆。

科威特

跟大多数人相同,以读书为主,画画仅仅业余爱好。后来到了部队,在解放军艺术学院进行了体系的美术学习。但我总是积极主动地向山水画名家讨教,1996年,我拿着自己还显幼嫩的山水画著作向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王盛烈先生讨教,他没有架子,很和顺,总是热心而真诚地给我指出一些问题和并提出改善的办法,还为我题写一幅字“山水有清音”,以此鼓励我。其时我并不是彻底了解词中的真意,跟着不断地学习,研讨山水画,慢慢地悟出了其间的道理以及山水画背面的规则。我以为,山水画既是天然景象的再现,更是人们心灵的体现,是我国人文情怀的精华。所谓“望秋云神飞扬临春风思浩荡”,便是说天然景象的改变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情感,令人发生丰厚的联想,也便是顾恺之所说的“迁想妙得”。

一起我深读历代画论,以及研摹了一些古今名画,探究其传统技法,心摹手追,尽力把它化为自己的东西。造访许多名山大川,实地写生,通过考虑探索,不断实践,可以将传统翰墨和实际体裁融入自己的绘画著作中。在不断地创造实践中,又遇到一些新问题,所以我把眼光转向传统经典的山水著作。唐人的笔法精妙,着意描写,风格古雅,似工而拙,似细而粗。宋人山水的意境营建一直保持着考究翰墨、重视写实,构图雄壮,法度严谨,画法整齐,深沉华滋。元人的山水技法丰厚,尤其是王蒙的《青卞隐画家蒋才:艺术流动在父辈的血液,变为我此生最大的寻求居图》,我重复揣摩,痴迷于他那“似枯而润,深秀苍莽”的境地。明代山水画派四起,风格多样,有的秀润细致,有的精美柔软。清代山水呈现新的气候,有的奇肆豪宕,不守绳墨,有磊落高昂之气势。尤其是原济多变雄奇的翰墨,斗胆新颖的构图,激烈的特性体现给我很大的影响。

我的山水画创造一直以“淳厚华滋”为主旨。布局疏密适合,山有头绪,水有源委,路境交通断续,使观者有“可看,可居,可游”的爽快。笔法考究抑扬节奏疏密,墨色丰厚,使笔脚在宣纸上体现出美丽旋律。我的山水画多取材于蜀地山川,呈现出清幽浓艳、清润明秀的特征。

蒋才山水画赏析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